原来路窄 又说散 又相爱

《苏眉》更到十三四五章的时候,我就答应汽水太太@就三桌 要写个长评。
当时忍了一下,想留到完结之后来写。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想说的话太长又太乱,得学学我们小队长捋捋逻辑,才好说得清楚。

我写过好几次洋岳的人物分析,这些分析都不可避免的包含着主观色彩,也难免有失偏颇。
岳是个一眼望见就能体会复杂的人,他包含着很多矛盾,在温柔节制的表象之下,有相当高傲和狂,痴的一面。如他自己所说,他对世界是个完全的体验派。
而小洋,小洋反而是常常给我意外的人。在我以为他拥有丰沛的爱的时候,他却说他不够自信;我知道他精神强大稳定,却没想到他不仅能支持整个团,相同的场面下,他常常是最有把握的那个人,查漏补缺和嘻嘻哈哈几乎都是他在做;他有时又是个滴水不漏的人,凡是落在纸面上的采访,就能看出他极少说真心话,但你不能说他不真诚。
我常常觉得这两个人太“透”了,太透的人往往不会很执着,也就是不够痴。
而爱情这个“无用”的东西,不够痴,是不行的。

说回《苏眉》,我是在大半夜刷到了第一章更新,大半夜看着哥俩去烟雾缭绕的喝啤酒吃烧烤,饿得我抓心挠肝。
但第一章的气氛几乎笼罩全文,是那种在浓浓烟火气下的一点冷然。
你能看出这两个人非常亲近,但始终隔着点什么。
我当时就留言感叹,终于有人写我最爱的小gay洋暗恋自己兄弟岳的戏码了。

小洋暗恋写得非常出色,从几秒的沉默间隙和对距离的纵容里都能感觉到那种小心和隐忍。
暗恋一个人很多年,是件非常心酸的事。他离你越近,越是心酸,清醒和妄想时时交替。
真是“我好怕你来,又好怕你不来”。
他站得离岳明辉这么近,端持着一个好兄弟的美名这么多年,就像绷紧的皮筋,到最后也没什么气力可言,就是定型成了个完美动作。所以他使唤小岳,插科打诨都顺手无比。
但不管多么克制,也总有维持不下去的一天,有一个“算了”的时候。
对洋来说,就是岳有可能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这种可能性。
在凡子说出那句话之前,他一定也想过很多次,能不能试一试呢,又不知道多少次否定了自己。
因此女孩子的情书和礼物,接二连三的女友,惨痛的失恋,对他来说都是生气却可以忍耐的事。
因为那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事,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预料和接受是两码事,因为伤心这件事总有一个承受阈值。
总有一天他还是要失去岳明辉,那还不如自己亲手来放弃。

他真的挺狠,对自己下的去手。
微弱的期待和呐喊混杂在果决之中,是更多的逃避。

但是,故事总有但是。
不谈爱情,谈感情,感情总是双向的。
十年时光,他都是岳明辉最近的那个人,那些漫长时光滋养出来的默契和感情,太厚重了。
他能忍受的失去,另一个人却不行。

成年人长到一定的年纪,往往会发现,能抓住的东西越来越少,跟过去的自己,真正的自己的连接越来越少。
多年老友天各一方,还没拥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站在城市整夜光里,回头望了望只有孑然一身。
爱也爱得乱七八糟,恨也恨得一塌糊涂。

岳明辉其实从一开始就不太能接受失去他这件事,不然不会在猜测洋洋和凡子在谈恋爱的时候,还答应同去青岛。
这里面大概包含了很多他自己也说不清的念头,直到发现木子洋的怒火,才偃旗息鼓,自说自话的要搬出去。
即使发现了小洋的性向,也是问你怎么不告诉我,他根本就没想过这个人会从他的生活里逐渐褪去。
在小洋给出这个选项的时候,他才会当机。
不得不说理科男有时候真的很要命,他不仅要“不失去”,而且要“任何意义上都不失去”。
那留给他的只有唯一的答案,对他来说,只看怎么从题目给出的条件推导出结论。
这从一开始就不是一道解答题,而是一道证明题。

人性化的题目紧接着就给了他辅助条件,岳明辉得以窥见了他过去从来不知道的洋洋。
学霸这题满分啊。
让我感叹的是,仅仅是一个吻解决不了所有问题。
故事进展到三分之一的人,其实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之后的拉锯和反复居然更精彩。

漫长暗恋里反复的否定,和身份的突然转换,当然没有给小洋足够的底气。
你喜欢我吗?喜欢我什么呢?你想好了吗?
你看你还没有自觉,你知道我想对你做什么吗?
你是不是因为不想失去我,而在勉强自己呢?
我们的小洋啊,还在悄悄的忍耐,也许更是在悄悄的为岳明辉留一条回头路。
而岳明辉面对的是积累了好几年的一份感情,这份感情生长的时候他没来得及见证,落到他手里的时候已经成了好大一团,却偏偏非常轻,轻得不想压在他肩头。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从细枝末节和不动声色里感觉到的重。
心酸,委屈,慢慢在他眼前展开,他才一点点知道原来不知不觉间,这个人这样爱他,他也在跟这些穿越时光而来的心意交锋的过程中,心跟着落下来。

后半段反而是岳明辉在小心的把他铸造的高墙一点点拆掉,温柔的,偶尔也有点犹疑的,但还是坚定的。
小岳那句我很喜欢,跟世界冲撞是容易的,温柔的爱一个人却很难。
温柔也需要勇气,他不想被现实的困难击倒,要两个人商量着来,只能是彼此,不能是别人。
这点太岳明辉了。

到这时候,我突然醒悟,原来不够痴也没什么。痴是一种执念,坦然和坚定也是。
这两个人都是,他们是温柔的人,也是勇敢的人,不那么痴,是因为找到了柔软转圜的跟世界对抗的方式。
而《苏眉》里的小洋,其实是痴情的,小洋本身是情感丰富又浪漫的人。

我很喜欢《苏眉》的文风,大量的对话和吉光片羽的一点小动作,有点像剧本,充满了影像化的空间。
写rps的对话,写的这么密是不太容易的一件事,尤其要写得像,不ooc更不容易。
因为观众其实听习惯了他们说话,语气和说话的分寸稍微有差池,就很容易产生违和感,但这文里写到对话,几乎能听见声儿,哪怕是小弟和凡子,有一些台词都活灵活现。

这是不太常看到的洋岳的相处模式,不那么坦白,有很多拉扯,有一些挣扎。
但他们仍是soulmate,理解和陪伴都不会缺席。
这还是岳明辉和木子洋的恋爱,是“我知道你疼我,我也想疼你”,是“换了别人就不行”。
他们真好,感谢太太写得这么好。

评论(9)
热度(93)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