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洋场【脑洞版】

脑洞暂且记在这里。





这乱世啊,这乱世。

他也只是一介梨园中人。
他也只不过是这外滩芸芸众生中不起眼的那一个。

这世道太难了,太难了。
王声抬头看着他,眼镜背后慢慢都是满的快要溢出来的东西。
苗阜盯着他,手掌轻轻盖在他手背上。
是啊,太难了。

他还是一年一年说相声,这东西不能丢了,不能白白在他这一辈完了。
他没有见过苗阜,他成就了美满姻缘。
这一世,下一世。
他都是一个幸福的人。

他约田小姐出门,站在镜子前左右转了两圈,藏青大褂称得他更加俊朗。
苗阜依着门口笑他,啧啧,把你那一手汗擦擦。
王声把最顶上一颗盘扣扣好,拍平胸口烫衣的褶,回头斜着眉毛看他一眼。
苗阜连连赔笑,诶,咋又不高兴咧。
王声兜上羊毡帽,侧着身子从他7身边穿过狭小的木门。
我晚点回来。
苗阜扫了一眼他的背影,甩甩手把两手的马蹄扣拍下来,只听一声一声木楼梯不可承受的吱呀。

王声闭了闭眼,他坐在屋里。
冷茶,冷风,冷饭,冷若冰霜。
孤马,孤枪,孤月,孤身一身。
掉了两个按钮的老旧收音机唱一句,卡哒卡哒顿一下再接着唱,一段八闪屏唱得零零落落,凄凄惨惨。
门在他眼前推开,苗阜拢着手进来。还没看清楚他就先乐,呲牙咧嘴地露出一口参差黑烂的牙。
王声慢悠悠当着他的面,把桌上的左轮拿起来,扳机一拨,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了苗阜的眉心。

这位先生,在下可有这个荣幸请你跳支舞。
王声一抬头,先看见的是苗阜的喉结。
他居然穿了一身洋服。
还穿得不难看。
华尔兹慢下来,歌女新学的这首爵士唱得慢了两拍。
王声把手放进他掌心里。
那就跳吧。

评论(6)
热度(13)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