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汪】衣不如新




写完了翻一遍才觉着,我这碎嘴子哟。现实向的东西被我写得全像流水账。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约等于属于彼此。
禁@真人,这是哈数。



衣不如新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喂,你到哪儿了啊哥?”
“到咧,到咧,这不堵车么,你等我停个车。”
“快点儿的,我就门口等你啊。”
“知道咧,我就来。”


苗阜挂了电话往后视镜里看一眼,下午这个点沿街没停着几辆车,他把方向盘一打,车滑进停车位,拎着包赶紧下车去,隔着马路就看见王声挎着个包儿正冲他招手。
他把抽了一半的烟随手一扔,脚下一捻赶紧跑过去。
“哎呀,你看着点儿车。”
王声手揣在裤兜里,皱着眉头,一拉他袖子赶紧往前进了一步。
“这不是你催么,再不来你还不艹咧。”
“去。”
苗阜搓了两下掌心也把手踹进裤兜里,抬头看看临街的招牌,黑底的,时髦得很咧。
“就这家啊?”
“昂,也不是我挑的,”王声又扫了他一眼,眉头还皱着,“你那个烟……”
“哎,我这不是掐了么,咋还惦记着呢。快走快走。”边说边把包夹在胳膊下,当先推门进去。
王声在背后咕弄了一句什么,他没听仔细。


平心而论,王声老师还是穿大褂好看。
也是穿习惯了,平时里也老缩着肩膀,大褂贴着削肩滑下去,要是新做的,还能看见熨得笔直的肩线,双手一拢,妥妥帖帖的,立时一股子民初文人的书生气。盘扣抵着喉结,再往上来,就是一笑见眉不见眼的模样。
但也不能老穿大褂啊,好看也没用。
进门苗阜就接了他肩上的包,帽子也换他顶着,围巾挂在手肘上。造型师领着王声到后面C区,闪亮的LED灯下面一排排挂得整整齐齐的西装,还拿塑料衣袋照着。招呼他的姑娘拉了两件出来就着镜子给王声比划,“你穿这个好看,王先生,这是今年的新款,米兰T台都是这样的设计。你气质好,穿这个不会错的……”
“哎,我也不懂这个。”
“新娘也来了吧,婚纱选了么?要不你让新娘看看?这个还是要搭配着看。”造型师小姐往他身后看了一眼。
王声顺着看过去,苗阜身上挂得跟杂货铺似的,正对着手机屏幕一通来回滑,还听见chuachuachua砍瓜切菜的声音。
“你倒是玩儿得挺乐啊。”王声拍了他胳膊一下。
苗阜抬头,“你先把这件试试呗,哥跟你说,还是得一件件试。”
“我这……”
“诶,女子,就左边这个,米兰同款是吧?给他找个正常码,先试这件。”
边说还边对着王声笑,手上挂满了东西只能拿胳膊肘顶了他一下,“试试嘛。”
王声左右看一眼,从后面抽了个椅子放在他身后。等他坐下才把外套接了一并扔到苗阜怀里。
“待会儿可不许笑。”
苗阜仰着头看他,嘴咧开先乐了,“不笑不笑,哪儿能笑你咧。”
王声背着手,针织衫袖子挽上去一些,露出一截手腕,空空荡荡的,不像苗阜带了半胳膊手串。一看他笑,下嘴唇打着门牙,摇了摇头也笑,“你以为我乐意你来啊,这不是她有事儿么。”
“是啊,没听人说,要新娘来,好看看搭配。”
“你要能穿进去……”王声半句话没说完,造型师站在试衣间门口冲他喊,他摆摆手,半蹲下来给苗阜把一怀的东西拢了拢就先过去了。


也没收拾一会儿,苗阜一盘儿水果还没切完,只听那边儿门开了。
王声换好了西装,正低头扣扣子。
苗阜楞了一下,把东西扔在板凳上,走过去看了看他,又看着镜子。手刚往胸前口袋里伸,也不知道王声哪儿来的感应,立刻给他拍掉了,顺带还指了指墙上的禁烟标志。
“这身怎么样?”王声把胳膊伸直,店里的姑娘正给他理西装下摆。
苗阜就对着镜子里的他止不住地笑,“咋这么……”
“怎么?”还行啊。
“感觉紧了点,你说你这胖得。”
“谁都跟你似的,除了大头还有几两重,身上全是排骨。”王声袖子一扫,还是穿大褂的习惯。
苗阜左右看了看,冲放在沙发上的另一套努努下嘴唇,“你把那再试试?”
“我不爱换。”
“哎,你咋,这是结婚穿的,再试试那个。”
“不换。”
苗阜把衣服拎过来,对着镜子在他身上比划,“我觉得这个好点儿,你再试试。”
“要试你试。”
苗阜推了他肩膀一下,“是你结婚是哥哥结婚?”
王声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眼,扭头对站在一边的店员开口,“麻烦您,把那套给他试试,我对比对比。”
店员姑娘眼力也不差,根本由不得苗班主多说半个字,提着西装衣领在身后站好等着了。苗班主只好叹口气,认命似的把外套脱下来递给王声,反身把西装套上,眼睁睁看着王声把他最后一包烟收缴过去。
王声跟他并肩站着,他比苗阜高一些,但像这样看着他头顶的机会其实并不多。苗阜扣好西服,他就把目光收回来,只盯着镜子。
“这件咋样,我觉得比你身上那件好。”
“嗯。”
确实是好看些,没做西装的翻领做了个仿中山装的款式,竖领估计是有点儿窄,卡着苗大班主的脖子,正折腾呢。
“行了,你把顶上那颗扣子解了吧。”王声看不过去,拍了拍他的胳膊让他放手。修长十指抵在领口上给他把扣拧了的盘扣细细解开。这时候他又特别有耐心的样子,手底下仿佛是他宝贝得不得了的孤本古籍。
苗阜刚想低头,下嘴唇差点擦着王声的手指,只好又抬头往镜子里看。
还像两个说相声的。
“婚期定好了?”
“请柬不都给你发了么,你得早到,还指望你帮忙呢。”
镜子里的苗阜笑了笑,地包天都笑出来了。“那我还能不卖力起么,你结婚咧。”
王声的手顿了一下,还停在扣子上,“那可不,你结婚,我起一大早就去了,忙得比你还累。”
镜子里的王声倒是没笑。
苗阜抓着他的手腕轻轻慢慢把手拉下来,“还跟我计较这个呐。”
“计较着咧。”王声眯了眯眼,也低声说了一句。


“诶,王先生,你把这领带也打上试试吧。”
王声回头还没应声,“给我吧,”领带已经到了苗班主手里。他把衬衣领子翻起来,刚想接过来,苗阜手一晃领带已经绕在他脖子上了,王声只好把手放下来,又不知往哪儿搁。
“要结婚了你也上点儿心,老大不小了都。”
先往左一绕。
“这我还能不知道吗,放心吧。”
绕过去半圈,再往右一绕。
“这不是怕你那个脾气么,人家里条件好点,你让着点儿人家。”
往前绕一圈,翻过去。
“诶,真拿我当小孩儿啊,你今儿怎么婆婆妈妈的。”
从后面穿过来,拉紧。
“咱好好说相声。”
“……诶。”
松手。


苗阜拍拍他胸口,指了指镜子,“咋样!帅很!”边说边咧着嘴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抄着手嘚瑟得直晃荡。
王声看着皱成一团的领带,扭头狠狠剜了他一眼,一边拆一边教训“还帅很,糟蹋人家这东西,不会打你拿过去干嘛,诶,麻烦您,这领带……”
“别拆别拆啊,看哥哥打得多好看,这叫那个……”苗班主掐着手指望天想词儿,“温莎结!对!温莎结!”
“哟,还温莎结,这叫红领巾!”
你一言我一语,店员姑娘边系领带边被逗笑,废了会儿功夫才把领带打好,“诶,这两套,你二位穿都挺好看的,王先生你看你选哪个,都不错。”
王声想了想,“选他那个吧,方便。”
“这个也不错啊。”
王老师眯眼笑起来就像狐狸,“算了,我媳妇儿不会系领带。”


苗阜刚把那件脱下来,手上停了片刻。再一摸口袋,居然还剩着一根烟,立刻耐不住,叼着烟指了指门口就出去了,留王声在里面结账。
这一年的长安城,还是挺冷的。
他叼着烟回身看了一眼,王声正在签字,左手拿着手机,等了几秒还没开口,眼睛里先有了光,细细地应着声。
苗阜多看了几眼,抽了大半的烟扔在地上,火星还在烧。他又看了一眼才转过身,搓着手等背后有人喊他。
都挺好的。

评论(16)
热度(22)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