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走不送【喵汪】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这一次也不属于彼此。
ooc有,慎入。



王声在西安的家,苗阜去得并不多。

平时有事他们习惯约个地方直接见,苗阜开车去,王声坐地铁,来得比他晚些,随身的袋子里总有本书。
一般是茶楼或者咖啡馆儿,可以闲坐喝茶的地方。后来有了自己的窝,这些地方也去得少,言必谈及相声,不是说相声行里的某某如何如何,就是咱们接着该如何如何。
苗阜叼着烟,照顾王声的脾气多半是不点的,就叼着,说着说着就沉默。
“说你这周末回去?”
“嗯,小孩儿幼儿园出了点儿事。”
“嗯。”
一时无话。
苗阜摁亮手机看了眼时间,拍拍王声悬在扶手外的手。王声才回过神,两个人接着说下去,速战速决。
都忙忙的呢。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他们还没钱的时候,王声在西安租了个小房子,苗阜倒是常去,闭着眼睛都能找着门。
差不多也就二十来个平方,刚好放下一张床,还有个小厨房,王声一手让人啧啧称奇的厨艺就是靠那电饭煲和单灶炉练出来的,书摊了一屋子全是。
“诶呀,你这堆的,你让我睡哪儿,你看。”
苗阜插着腰,刚一进门差点就踩着脚下的《林语堂文集》,幸亏王声感觉吼了一句,他才往旁边一让,这一下差点闪了腰。
王声把铺了半床的波洛系列和《清末官场笔记》拢拢,“你那个身板儿,给你个床角都能睡下。”
苗阜笑着推了他一下,王声脚下一绊,跌在床边就抬脚踹他,笑骂道,“怎么还不服气?看你瘦的,就剩脑袋重了。”
“那你倒是赶紧做顿好的,给哥哥我养养。”
“诶哟,饿不死你。”
“王声,你是要谋杀亲夫是吧!”
眼看着王声又要踹他,苗班主赶紧躲,猫着腰扑到床上,压住另半边王声的地盘,还舒服地打了个滚。
王声踩了他一下,就听那边埋在枕头里的人发出夸张的鼾声,低笑着骂了一句。接着拖鞋塔拉着进了厨房。
苗阜又翻了个身,眼睛余光里是本摊开的《情人》,看到106页,他记得清清楚楚。
接着他就睡着了。

接着苗阜结婚了。

王声在半层楼下就看见苗阜了,手揣在口袋里坐在门口。他转过弯,脚步重了点,声控灯在他踏上第一级台阶的时候亮起来,苗阜抬头看他就笑。
“忘带钥匙了。”
“诶,回来拿点儿东西。”
“打火机?”
苗阜点头,王声把钥匙插进锁孔,进屋也没开灯,他身后也没动静。王声摸索着从门边的一个碗里把打火机和一串钥匙递给站在门外的人。
“早知道你要来拿,嫂子送的吧。”
“可不是嘛,”苗阜一并接过来,钥匙揣进口袋,打火机却拿在手里擦了两下,“声啊,”
王声把跺了跺脚,把一身凉气抖下来,抬头对苗阜笑得见眉不见眼,“得了,也不早了,明儿还得上园子呢。”
苗阜顿了一下,顺着他的话往下说,“行,那哥先走了,天冷了,你注意着点儿啊。”

王声冲他点头。
“走好,我就不送了。”

他站着听了一会儿,一直没等到楼下传来熟悉的引擎声。
过了好半天才想起来,刚上楼的时候就没看到苗阜的车,也不知他今天是怎么来的。
更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走的了。
王声把灯按凉,鞋柜上的碗已经空了。他愣了一下,又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的钥匙还插在门上。
他拔了钥匙进屋,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啪的一声关上灯。
他走到床边坐下,突然间牙齿开始打颤,出租屋暖气坏了,他都能听见牙齿磕碰在一起的声音,越碰越响。
床上还没收拾,看过的没看过的书都混在一处,王声把被子拉过来缩在里面,非常轻非常轻地呜咽了一声。

这是2008年,寒岁未尽,风雪乍临。

再接着王声结婚了。
他结婚苗阜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他把请柬翻来覆去看了几次,给王声去了个电话。
“喂?”
电话那头全是杂音,还听见尖锐的喇叭声由远而近,王声吼了一声。
苗阜看看手里大红的喜帖,想说的话到嘴边上又吞下去,“没事儿,声啊你晚上早点来园子啊!”
“知道啦!”王声匆匆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苗阜看看手机屏幕又看看喜帖,看了三次才把喜帖收起来。
他走到屋外面抽了根烟,想了想又回身去,翻箱倒柜才在一个装杂物的铁盒子里找出一串钥匙。
苗班主把钥匙和喜帖压在一起,盖上盖子,扔进了柜子的角落。

苗阜后来对王声家熟一些,是因为一罐奶粉。
王声给他发微信,说下午买的罐奶粉掉在园子的后台里,让他给送一下。班主窜进后台一通好找,才发现王声的大褂下压着个超市的袋子。
走这么急,大褂都不叠呢。
“大秦我出去一下!”
“诶,你干嘛去啊!”
“一会儿回来!”

王声抱着小闺女来开门,看是他,嘴上没开口,先去接他手里的袋子。
他接了奶粉一转身,妻子赶忙从他怀里抱走了小闺女,指使他去冲奶粉,要45度的开水,奶瓶先烫三次。
他笑笑点头,遵夫人旨意。
一回头苗阜一脚踏在门槛上,王声离他几步远,“进来坐会儿?”
苗阜挠挠头,咧开嘴笑了一下,“不了,大秦那儿还等着我呢。”
“那你回去开车小心。”

苗阜冲他点头。
“我走了,不用送了。”

完。

评论(11)
热度(14)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