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分手这件小事

*清理电脑总是有神奇的发现,存档2.


山田和中岛几年前就分手了。


说是几年前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因为到如今,他们也都是刚过21岁的少年。

要是问中岛,分手的时候是什么情景,他一定会歪过头,很努力地考虑一阵,好像真的能想出什么答案一样,接着“啪”一下合掌,抿着嘴笑得跟傻瓜一样说,“也没什么,就是普通的分手啦,普通的。”

至于分手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大概没人胆敢去问他。


中岛也并没有说谎,他和山田分手的理由很普通,大概就是一方太忙,约好的时间总是对不上,而能在一起的时间偏偏是什么也不能说的时候。就这样,等到好不容易有时间约会了,在约好的地方见面,他先到一些,山田也并不迟到。

一人点了一杯咖啡,山田面前摆着3块草莓蛋糕,他把草莓捏起来吃掉,下巴抵着厚厚的围巾一上一下地咀嚼。

然后谁也不知道说什么。

“最近很忙吧,新戏拍摄怎么样?”中岛问他。

山田舀了一大勺蛋糕放进嘴里,他已经瘦下来很多,嘴巴里包着再多吃的也不会像小时候一样,一吃东西就想豚鼠。他点了点头,视线刚好能瞟到中岛搅咖啡的修长手指。

“感觉很棒呢,一直在演侦探,算起来,这是第四次了吧。”

“恩。”

“不想演纯爱剧吗?也谈谈恋爱什么的。”中岛又问他。

山田把一块蛋糕吃完,喝了口咖啡,立刻被苦得皱眉头,“事务所没有安排,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

“真可惜。”

“你还不是没演过。”山田看他。

中岛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我演过银行职员,商业精英诶,好歹是个成年人哦。”

看他就变成了瞪他,中岛没忍住,靠着椅背大笑。

笑完了,中岛抹了抹眼角,看见山田一手支着下巴,盯着下午四点无人来往的下坡道,咖啡厅里开着空调,从玻璃窗看出去只剩一片雾蒙蒙的。

突然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像最近的约会都是这样。

中岛每次见山田他都更瘦一些,从当初圆乎乎的团子变成了有棱有角的侧脸,哪怕是包裹在厚厚的冬衣下面也能看出匀称的肌肉线条。就是个子矮——啊,这话说给他听,一定又会被瞪了。明明跟有冈开玩笑的时候就无所谓。

“呐,那还是——”

“还是分手吧。”

山田还是面向街道,只有眼神侧过来,晶晶亮亮的,只有这个这许多年来一直没变。他抢在中岛前面开口,说完笑了笑,从耳后到脖颈的线条平白柔和了几分。

中岛点点头,长了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

“认识十年了吧,跟你。”山田掰着指头又确认了一下。

中岛越过桌子去握住他的手,手掌变大了,骨头也更硬,每一次每一次牵手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个人长大了,其实山田比中岛大几个月,每年夏天,山田会短暂地成为比他大一岁的哥哥,肆无忌惮地跳到他背上,指示中岛背他。

“喂,总觉得你好像没有什么,我们已经分手的自觉啊。”中岛举起他们交握的手。

山田笑起来,露出孩子气的模样,“啊,就是因为太久了吧。而且,以后还是会经常见面。”


“啊,真没成就感——”中岛松开手,趴在桌上滚来滚去,“还以为你会哭呢。”

“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什么哭不哭的。”

中岛抬头,发现山田又盯着窗户外看,他也跟着看过去。

下坡道对面,一只虎斑猫跳上花圃,跟他们对望。


于是,就这样分手了。


出新专辑的时候,中岛听到了山田作词的那首歌。

[打电话过去,听到电话那头你和另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祝愿你幸福,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中岛看着访谈里,山田歪着头说“想知道对方的境况,打电话过去,却听到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完还笑了笑,揉揉鼻子,“恩,倒并不是说我有这种经历,不过觉得,这种边缘的感觉会很不错吧。”

中岛挠挠头发,嘛,这种事情我才做不到。

“说到自己的话,我觉得现在的我是做不到的吧。”

电视里山田也这么说。“不过成熟之后,我应该能做到。”

中岛愣了一下,然后像傻瓜一样抱着靠枕在沙发上滚来滚去,抓起手机给山田打电话。

“喂?”

“你还真敢说啊。”

估计是听到了背景里自己说话的声音,山田听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嘛,我就是那么想的啦。”

中岛把脸埋在靠枕里闷闷笑了两声,才说,“你要祝福我吗?”

“不要。”山田答得比他问得还快。

“成熟之后也不会吗?”

“不会。”

中岛坐起来,电视上播到山田带着毛线帽和大耳麦录音的镜头,“明天有番组,拍摄完了好歹要休息一下,你真以为当top就不用睡觉了吗。”

“老头子,你很啰嗦诶。”

“不要以为分手了就不会揍你啊。”

“哈?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山田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中岛没听到,“导演叫我,我要先过去了哦。”

“一路走好哦。”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就在中岛开始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山田的声音穿过来。


“恩,ただいま.”

说完当先挂了电话。


“——这算什么回答吗嘛。”

中岛把手机拿下来,撑着下巴,过一会儿还是笑了。


啊,少年的恋爱。


评论(3)
热度(17)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