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汪]长安风物志 残章 夜航船(上)

长安风物志 残章



最早发现住在长乐坊青楼的那两位先生不在了的人,自然是食肆有风庵的伙计李木头。
他也是隔三差五路过青楼门口,才发现那门紧闭着。
第一天关着。
第五天还关着。
下旬还关着,李木头盯着红门上对称的铜兽,挠了挠头发。
真的不在了?
小伙计嘟囔了一句,缩了缩几乎胖的没有的脖子,一手拎着食盒加快了脚程。

就这样过了月余。

是一个清晨。
长安城已经不再起南风的时候。
李木头提着从殿上书记府上提回的食盒,两个手拢在袖子里,这天也义无反顾地冷下去了,他琢磨着等晌午了去讨两个锁叔家的红豆饼,多一个给那个机灵的家伙送去。
就这么拐进了青楼门口的窄巷子里。
李木头抬头一望。
对称的铜兽前站着个灰影。
长身玉立。
似乎听见脚步声,穿着青灰广袖道袍的人影测过身子。

便是青楼的二位主人之一,王先生了。

久见了。
王声略一点头,他空着手,看样子在红门前站了好一阵子。
李木头抬头看看阴沉的天色,这还不到寅时。
王先生,这阵子可是出远门了?
王声摇了摇头,站在台阶上,丝毫没有推门进去,也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
苗大夫可在家?
他不在。
却不想王声这么答。
哦……
木头抓了抓头发,冷风一来,他下意识打了个哆嗦,一抬眼,水晶镜片后王声眯着眼睛。
那,那王先生你进去吧,这儿怪冷的。
木头兄弟走好。
李木头摆手示意,抱着食盒走到长巷极远才回头。

王声还站在那儿。
真是奇怪了。



青楼的两位主人,经常会收到信笺的人是苗阜。
比如殿上书记府上的典侍张小公子。
比如白马寺的云游僧人玉浩师傅。
比如有风庵的老板锁叔。
比如北山上正修行的小狐狸海乐。

所以青黄翅羽上添着一抹珍珠白的信鸟停在王声肩上的时候,苗阜围着他转了三四个圈。
你转什么,我看着眼晕。
王声皱眉头,挥挥手把他赶开。
苗阜一笑露出的牙缝怕比白牙还宽。咋,还不让看是咋地。
说着便挤到王声边上,两个人缩在廊下,肩膀贴着肩膀。
王声扫了他一眼,苗阜赔着笑往后退了两寸,等王声展开信笺,才不着痕迹的又贴过去。

纸薄如蝉翼,墨色却不晕开。
单单一个字,也写出了苦行的味道。

是一个“望”字。

苗阜的手指在信笺和王声之间滑了滑。
王声神色如常,拇指压着墨色摩挲了两下,一扭头,吓得苗阜顿时不敢动。
他伸出摸过浓墨的拇指。
压在苗阜眼上。
苗阜看他伸过手来,下意识地闭上眼,皮肤相触的时候,低低地“咦”了一声。

嘿。
他睁开眼,王声已经把信叠好揣进了袖子里,兀自笑了一声,好似他什么也没做。
你干啥呢,那是?
不懂了吧。
王声看着他一脸狡黠。
不懂。
我不告诉你。
王声偏头,眼角一斜,一副“你能把我咋”的模样。
苗阜撇撇嘴,推了他一下。去,你早晚得告诉我。
那等早晚再说。
王声靠着廊柱,探出头顶方寸的瓦片,再往上天色阴沉,云层的更上面传来隐约的雷鸣,却迟迟降不下来雨。
入了十月便是这样,长安城滴雨未沾,连月亮也躲着不见人。
王声盯着天色,说道。我要出去几天。
哦,啥时候回啊。
苗阜的心思早跑到那只停在王声肩上的信鸟身上去了,握着十八子的长穗撩着。
说不准,诶,你可不准跟来。
不跟不跟,你以为哥爱跟着你。
这可说好了啊。
说好啦,不跟。

这一日是十月十二日。
萤火入天市,辰在青龙。
忌祀,宜远行。



想来是一早说好了。
王声把乌木折扇一下一下敲在掌心里,他望了一眼船头的白纸灯笼,西风刚扫过他的脸侧,那盏灯笼却纹丝不动。
他左右都坐着人,船舱里无甚声响。
真无聊啊。
还不如跟那个地包天逗趣儿呢。
王声呼了口气。
临出门特意拐到东厢看了一眼,燃着白蜡从窗棱上映出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和停在烛台上的一只小鸟。
他临窗站了一会儿,屋里的人打了个哈欠,似乎是翻了个身,能看到窗影动了。
这么想着,王声低着头,广袖掩口微微笑了起来。

“那么,可以开始了。”

王声抬起头,围坐的方桌上摆着一个墨玉的碗,借着船头那一线光流淌着风姿绰约的诱人光泽,盛了一碗雪白的什么,晶莹闪亮。
坐在王声右手边的人抓了一把,从他的指缝间漏出一粒。
那是一颗雪白细长如梭的米。
那个人抓了一捧,兜帽便揭下来。幽深流转的光里,只见他肌肤白的透明,连眼睛也是玉色的,十指如骨,米粒从指缝间漏下去,又凭空出现在他掌心上方缓缓落下。
王声咳嗽了一声,嗨,从哪里说起呢,话说长安城往北七十里,北山上……
听过了听过了。
探头的是个老虎似也的脑袋,瞪着金黄锃亮的大眼珠。
那换一个,长平公主的侍女小米有把长琴……
也听过,琴弦嘛琴弦。
王声拿眼角一撇,说话的老头正顶着幽蓝跳跃的火焰,被他一看火焰抖着抖着差点没熄灭。
王大人,这样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他对面的兜帽下传来一个孩子般的声音,却只见一团黑烟。

哎。
王声叹了口气。

哎呀。
突然一声女人的娇笑。

王声把水晶镜片摘下来在道袍上擦了擦。
这才坐正身体。
是你啊。

发出银铃似的娇笑的女人露出侧脸,乌发如鸦,洋洋洒洒披在肩上。在一室光怪陆离里,她抬起挂着檀木佛珠的右手,冲着王声一笑。
一派庄严宝相。

王声抖了抖袖子,露出修长十指,折扇横在膝上。
既然如此,那便说那个故事吧。

评论(2)
热度(18)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