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叶王」「Day30」夜色温柔(上)『民国paro』

『叶王』夜色温柔

 

枪声就是在这时候响起来的。

 

七八点以后,仙乐斯才算真正热闹起来,舞池里衣香鬓影,台上唱歌的头牌姓楚,穿一身流云般的旗袍,身段婀娜,声音仿佛从云雾里流淌出来,随着华尔兹舞曲回荡在大厅里。

王杰希站在楼梯上,倚着黄铜的挑花扶手,他扫了眼角落里的座钟,现在是八点四十七。

他站得笔直,长身玉立,三件套的深灰西装扣得严谨,系一条暗色条纹领带。不时有人朝他这边看过来,他的视线始终落在台上,不知情的人都以为这又是楚小姐的倾慕者。

就是这个时候。

子弹从二楼射进来,火药迸裂,清脆的一声,炸裂在热闹的舞池里。

"啊——!!!"

舞台上的红牌尖叫起来,惊恐扭曲了她浓妆的脸,伴舞的姑娘们被她这么一叫,跟着惊慌失措,女人尖利的声音成倍放大,整个舞厅都慌乱起来,四下推挤冲撞。

不知是谁提到了麦克风,音响发出刺耳的嗡鸣,场面更加混乱。

被踩掉了高跟鞋的大小姐,掉了绅士帽的男人和杂碎在地上的红酒杯,混在一起生动又好看。

王杰希站了一会儿听见外面响起了鸣哨声,朝守在门口一直没有开门的侍应生抬了抬下巴。

座钟敲了九下,刚好九点整。

王杰希从楼上下来,穿过推挤的人群,从仙乐斯的后门走了出去。

 

喂。

背后有人叫住他,王杰希回过头,见楚云秀勾着红唇对他盈盈一笑。

替我给老叶带个好。

王杰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压了压帽子。刚刚辛苦你了。

小意思。

彼此挥了挥手,王杰希坐进停在后门的汽车,吩咐司机开车。

楚云秀点了根薄荷烟,看着车子驶出烟波里的窄巷,撇了撇嘴。啧啧,被卖了还给老叶数钱。

边说边转身走回灯火通明里,姿态孑然,不可方物。

 

车开的很快,偶尔颠簸一下,王杰希靠着后座往外看。沿着码头的路前几个月灯就坏了,只能借着车头灯看清出外面的情况。

汽车驶过一个拐角,墙根下一个黑影快速地往后退去。

王杰希心里一惊,从后视镜里看着司机,停车!

司机被他吓了一跳,不是谁都有勇气直视王杰希那双眼睛的。刹车重重踩下去,车还没停稳,王杰希已经迈步下去,往回追了几步,果然见墙跟下明明灭灭闪着个火星。

靠着墙的人抬起头,满面自然,都没费力动动手指,只是看着王杰希,含着烟嘴含含糊糊地出了个声。

哟,大眼儿。

王杰希把呼吸压回喉咙里,低头看着他。

叶修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回音,靠着墙也不起来,一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

车灯也熄灭了,万籁寂灭,王杰希突然问他,你要做的事儿做完了?

啊,剩下的跟我没关系了。

叶修的烟抽到末尾,他用两指捏着摁灭在军靴鞋底。王杰希伸手把他拉起来,他身体一歪,一手搂着王杰希被西装掐出的细窄腰线稳住。

看你这个怂样。

王杰希侧头看他一眼,低声笑骂了一句。他笑起来不显得两边眼睛不一致,微微眯起来,风流得很。叶修咳嗽了一声,听他笑声更烈。

哥这不是没办法么,净身出户的滋味儿不好受啊。

往后怎么办?

我会回来的。

王杰希点点头,把他扔进车里,抬脚准备往前座去,叶修一手搭着车门探出头来,王大眼儿,你不是吧。

他只好又坐回来。

司机目光平视,心想我什么也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评论(1)
热度(20)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