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淡之人【双毒】

#记个脑洞##不ooc大概我写不出#


明楼好戏是出了名了,闲来无事哼在嘴上的不是定风波就是梅龙镇。
他五岁听戏,仿着身段儿腔调,学到二十来岁,堪比梨园行家,便是来了孟小冬,他也敢对上一出。
他唱老生,王天风眼神一睨,吐出四个字,老气横秋。
明楼权当没听到。

他站在台上,王天风坐在台下。
戏园子还未揭幕,王少校半蹲着在矮桌上描写今晚的水牌子,明楼看了一眼,摇摇头哼笑。
你又怎么了?王天风皱着眉头扫他。
你这个字,还不如我小弟。
可不是,你们明家风水真好啊。王天风手腕一抖,金粉在红纸上打个弯儿。
我小弟还不到十岁。
明楼一抖水袖,道袍幽深,他未饰头面,老神在在回他。王天风不回话,只多看了一眼,觉得他这样比西装马甲三件套顺眼一咪咪。
他扇扇写好的牌子,站起来拉抻夹克下摆,抬腕看表。还有半小时,对表吧,对完你该去涂脸了,唱得好点儿啊。
明楼走到舞台边上,抬脚就要往王少校脑门儿上踢。
他才二十几岁,你指望他怎样城府深沉。
给他几年,他也能修出道行来。

王天风八方不动,根本不理他公报私仇的行为,又检查了一遍,抬头看看明楼。
这时候他还瘦,王天风嘴边上也没皱纹。
突然他一笑。
明大公子,唱两句听听。
明楼手上抖了三抖,水袖叠在腕上,气息不动,张口就来。

我本是——卧龙岗上——散淡之人——

全无唱腔,就是他有些暗的本音,拖得长长的,就要哑下去,幽幽散散的,忽有一阵风,吹得他道袍猎猎,仿如一面旗帜。
王天风的指节扣在水牌子上,一声一声。
现在是下午四点二十七。
他还有三分钟。
明楼越唱到后来越懒,吐出一个音就不想唱似的扔着。
他蹲下来跟王天风视线平齐。

散淡之人?
王天风眉目不动,盯着他的嘴唇问道。
明楼从胸口里笑出来,我父亲一直希望我多读书,做个闲散的教书匠。
挺适合你。
明楼又笑,拍拍他的肩。这天底下我能做的事多了去了。
王天风难得没呸他,反倒是点点头。这我信。
可惜了啊。明楼说,接着叹了口气。
王天风看不得他这优柔寡断的样子,眉毛当下就要竖起来。
明楼的手还在他肩上,用力捏了捏,像把什么捏进一团面里,留下五个指印。
人的命运,有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

过了七点,正是夜色深沉,灯红酒绿。
锣鼓声起,弦子一拉,大幕一拉又是一出戏。
老先生迈着八方步从台前转个场,开嗓第一句,满堂叫好。
王天风趴在梁木上,从瞄准镜里瞧着那横眉长须,枪口下压。
对准了目标的胸口。

枪响。

评论(2)
热度(17)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