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这和》的一点小小心意



我最开始关注太太,其实是因为别的,没想到后来太太也开始搞偶。
本来我是一个感情上有点洁癖的人,最开始在《这和》刚刚连载的时候,因为过不去心里的坎,选择不难为自己,就不看了。
直到完结之后,在首页刷到了洋岳的番外,狂喜乱舞冲进去,意犹未尽的看了三遍,还觉得不解馋,做足思想建设,打开了正片。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正片看得我欲罢不能,恨不得尖叫跑圈,大吼三声,我忏悔,我怎么早没有看!!!
我爱西幻,我爱剑与魔法。
我爱这四个家伙。

促使我看正片的很大原因,是Kwin这个魅魔,强大又邪恶,充满了狡诈的魅力,我想象中他应该是一双金色或玫瑰色的眼睛,有着狭长的蛇瞳。
魔生信条只有一句话,千金难买爷高兴。
以数百倍的特效放大了李洋在撩人方面的魅力,不能再贴合他了。
他不仅聪明,极会观察,也有着与其他三个人不同的随意,这种随意在眼下,还能说温柔随和,包容心强,到了恶魔身上,就化成了对善恶的无限模糊。
这天底下,能让他看重的,两对角就能数的过来。

小弟身上有股狠劲儿,是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特有的。
放在精灵DiDi身上,刚好是少年人褪去对世界的幻想,开始长出冷硬的壳的阶段。
他的老师把他保护得太好,从不拒绝,有求必应,直到世界乍然在他眼前崩塌,逼迫他飞速地成长起来。
我对DiDi在塔里诓骗两个大贤者,先杀一人再反咬一口的演技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论是现场反应,还是之前长达两年的试探,最后斩钉截铁的出手,都让人感叹,“真不愧是你老师的学生啊”。
DiDi意图给老岳洗刷冤屈的地方,我几乎能感觉到他滚烫的泪。
他明明那么聪明,在这件事上,却又这么天真。
文里没有细写,他是如何从滔天的愤怒和悲伤,慢慢平复下来的,那两年空白,对师徒都是煎熬,吵原太太的肉文番外里,有一句描写让我很动容。
大意说这对师徒,每次相见,都尽可能地快速分别,好像这样就不会被彼此和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那些事伤害。
简直心酸,好在最后没事了。
从DiDi走出森林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圣兽的孩子。
圣兽之死虽然永远是一道伤疤,但不会杀死他。
因为有人发誓,会永远保护他。

我完全没想到,凡子能这么写。
终于有一次,他不在同人里耍狠,也不当霸道总裁,更不二傻子了。
尽管他这么能打,是个佣兵。
但最后他在核源空间里说的那些话,像锤子一样砸在我心上。
他比我假设的,还更敏锐,更勇敢。不同于亡灵法师和恶魔,他深知生死的含义,就是如此,才不能接受法师看似周密的赴死计划。
在他看来,这跟逃兵没什么两样。
准确无误地切中要害,有理有据地层层说服,最后干脆直接动手,别整那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
我想起来他在理娱说,“在活着,要活得更好”,不就是这样嘛,乐天得很,充满了力量。

最后,终于说到Pinkray。
这四个人里,我是最难把Pinkray等于老岳的,他们像又不同,有很多让人心领神会的相似之处。
最开始,粉光法师那可真是憋屈坏了,法力受限,容易服从命令,全篇就没几个他不受伤的镜头,拍这几场戏只怕血袋都用掉了一车。
可即使这样,大部分时候,他看起来都是游刃有余的,智慧完全弥补了法力的缺陷,直到最后才显出来他的狠。
这个人可能是全篇最丰满的角色了,层层递进,有过去式也有现在式,完整地展开在眼前。他太聪明了,既心狠手辣,也有最最柔软的一面,好像整个被包在一个壳里,这么复杂的特质杂糅在一起,他的每一步却又合情合理。

深渊要消解他的时候,罗列他的罪,他竟然说,你说得对,但我心如铁石。哎,他比深渊还狠呢。

老岳其实也是个挺狠的人,好像永远有什么勒着他,他的狠和小弟不同,小弟是什么都不怕,他是逼自己,能把自己往死里折腾,不削出个样儿来不算完。

总是顾忌太多,这个那个,都是他的责任,他不能不管,得八面玲珑,一着不错。
所以才显得最后发奶疯的时候,那么痛快。
我记得有一次采访,问到让对粉丝说句话,官方老岳前半句还好好的,后半句突然吊儿郎当拖着京腔说,“我是你爸爸——”
当时就想笑,那时候他有种爱谁谁的劲儿。
最后亡灵法师爆发里也是这个劲儿,去你妈的,爱谁谁。

剧情推进和节奏行文,我简直找不出词来形容。
就是一个酣畅淋漓,荡气回肠——
我一下午追完了正片,又返回去又看了一遍,还觉得心潮澎湃。
中间有很多场景的切换,极有画面感。虽然是同人,在交代情节和其他人务的时候,也没有敷衍了事,就是因为反派够鲜活,才显得他们拼命挣扎尤为好看。
才更显得他们是一个整体,是并肩作战的人。
要说的话,就是发现了一个小bug,最开始去找Katto的,应该是Kwin吧,根据后文和第一章的描写,看起来又好像是Pinkray。
哎,bug也仿佛是一颗彩蛋。

平心而论说完了,说一点私心而论。
作为洋岳女孩,也是从粮食向里吃到了想尖叫的糖。
这个时间点上,Kwin应当是Pinkray最信任的人了。
恶魔是他最信任的人,这句话听起来就很妙。
而且Kwin一直在保护他,同样也交付给自己的契约主,独一无二的信任。
想起他曾在辉月塔度过的那些时光,那些在明灭的壁炉火光前,漫无边际的笑谈,饮酒,就忍不住想,是不是有某个雪夜,他们曾亲吻对方。

最后,我最早关注太太,其实因为麦雷,那篇《My government》至今仍是我的最爱。
发现太太搞偶之后,突然有一天,发现竟然是《枝白路》的作者,我简直吐血三升,懊恼怎么之前没有注意。
缘,妙不可言。
总之,还是表白太太@免庖丁 ,写了这么棒的文,真是太好了。

评论(1)
热度(49)
  1. 免庖丁Little love songs 转载了此文字
    哎哟喂!!!我刚起床等我过会儿清醒了再编辑!!先感谢!!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