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知乎翻问答的时候,在答案看到两个印象极深的说法。

“说难听点,粉他有阶级感,亚麻床单三件套要买三千块的,四百多的化妆品因为起床气随手就砸掉,俗人就爱算计钱,更明白这种金堆玉养起来的素养,更别说你不上进就看不懂他的梗,看不懂他的微博,这种素养落在节目里尚且是放不开的一点不自然,落在生活里就放大百倍的戳人。

这种教养和娇养的堆积,使这个人充满天真的世故感。

我理解黑子为什么盯着他不放,面对一个过分优秀的人,一个人设完整丰满的偶像形象,如果有一点点的瑕疵,可以攻击他,简直是太有成就感了。”

“他明明是按照最标准的模式成长起来的,却能撒开了野,纹身,篮球,摇滚甚至梦想一点儿也没落下,走到尖儿上才算他的起点,到时机干点别的。”

脑子里顿时浮出了“琉璃酒器闲来掷响玩”的腔调。

评论(2)
热度(35)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