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谁人不识君

天呐,这个文太可爱了

豆腐君-跟我私奔吧:

真好看 少年心性凑一块哪那么多腻歪 粮食向也不错嘛


Nightingale:




*rps预警

*本文为【无cp向】是【纯友情向粮食文】

*完全出于私心带三石弟弟玩

*段子文,ooc。









————————————————








1.


他们有个微信群。


这个“他们”的含义实在是很难琢磨,跟九点半吃过饭十点半就饿的小青年的胃一样令人费解。


比如有一次——刘昊然手滑了一下就把吴磊拉错了群,拉到了他们五个饭搭子的群里。


群里当时正热火朝天地聊着一些成年人的话题,冷不丁吴磊那个进群自动显示的打招呼的“(・ω・)ノ”表情就蹦了出来,可怜张一山没刹住,还兀自沉浸在刚才狂放不羁的语境里——于是一个“操”字就孤零零地挂在了那个有恶意卖萌嫌疑的表情下面。


沉默啊,这该死的沉默。


刘昊然先生对此有话说:宽容,是人类的美德。





董子健表示理解:It's your wildest dream.





张一山瞪着手机瞪了半天,最后灌了口冷水才在屏幕上敲字:来者皆是客,(・ω・)ノ。





过半天吴磊才回:好哒!(≧∇≦)


而很久之后在又一次讨论人生终极奥秘的聚餐上,张一山一边劈手抢过吴磊面前盘子里最后一只蛋黄的小龙虾,一边对吴磊说:“不是我说啊,你那时候恶心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后者不动声色地把椒盐的那盘拉到自己跟前,换塑料手套的间隙忙里偷闲冲张一山比个中指:“你也是!”


时间又转回来,王俊凯彼时刚进群刷消息,一目十行地瞄了一眼后果断抓住重点,顿时八卦之魂摧枯拉朽地蓬勃而起:啥啥啥?谁是谁最狂野的梦了???


末尾三个感叹号简直要跃出屏幕耀武扬威,刘昊然说:未成年人闭嘴。


王大陆面无表情地捧着手机想,哦,love and peace了。


小羚羊用眼泪划分地盘,布鲁诺死于鲜花广场,郑和五百年前把长颈鹿带回北京——而那时候的人们都以为它是麒麟,他们这个群就宛如宇宙中心——抱歉,真不是五道口——膨胀还是收缩,全凭心情。


毕竟伽利略都说地球是静止的,而也没人需要他们当个英雄。


就比如现在——来拍戏的吴磊坐在堆在酒店前台前的行李箱上,莫名兴奋地给群里发语音:“哎我到了!你们是在这儿录节目不?”


董子健很快回:是的诶,这么晚才到你吃过饭没有?





吴磊:没有呢!我们去吃个夜宵吧。





王大陆:好啊,去哪?





张一山:我们点了外卖去俊凯房里吧。





刘昊然:行,就这样定了,等会儿房号发你。





吴磊:好嘞!


而自始自终愣是没插上一句话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定了”的王俊凯义愤填膺地在手机上戳了几下,过一会儿其他人的屏幕下方就显示出一行自由的可爱的小字来——


“王俊凯已退出该群”。





2.


董子健和王大陆拎着一摞子外卖盒到了王俊凯房间的时候,刘昊然和吴磊正打到第三回合,而王俊凯歪在沙发上看剧本,张一山盘腿坐在对面的床上严肃地盯着王俊凯看剧本。


吴磊饿的不行,一见有人来喂食了鼻子灵的不得了,忍不住回头看了几眼,而就这几眼的功夫就被刘昊然控到扑街,后者洋洋得意地一脚踩在对方倒在秃掉的草皮上的尸体上,一副“守护你的尸体也要地久天长”的架势,说:朕一日不死,尔等终究是臣。


吴磊早就不管他,嘴里很敷衍地喊一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就从屏幕前蹦起来投奔梁山,他极其灵活地跳过地上铺了满地堪称地雷的行李,一根毫毛也没少地抢在董子健之前把一盒炸茄盒占为己有。


刘昊然最近在减肥,三餐变两餐且日常是清水涮白菜西兰花煮鸡胸肉,他走几步有气无力地一头栽在沙发上,后脑勺很心安理得地枕着王俊凯的剧本,一个字一个字地嚎:“小董!我想吃辣椒小炒肉、辣油浇麻婆豆腐、酸豆角炒土豆丝、五花肉冻豆腐还有宽汁番茄炒蛋!”


董子健很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在桌前的椅子上坐好,两腿很惬意地盘着,左脚的小拇指正好搁在右腿的膝盖弯里,他说:“我也想吃。我还想吃朝天宫的涮羊肉、工体旁巷子尾的芝士排骨、前门大街那家全聚德的蒜蓉虾还有钱市胡同口那家小饭馆的牛肉烩粉丝——不过他家添碗饭要加五块钱,有点贵了。”


刘昊然白眼一翻,顿时感到了一股磅礴的悲伤。


王俊凯也不能多吃,他脸容易肿,不过他还是坚持从吴磊的魔爪下抢救出一对烤鸡翅,此时一边啃着骨头一边说:“我还想喝台湾的一点点!”


王大陆被花椒辣得直吸气,肤色顿时黑里透红,他像一位友好的藏族同胞那样对王俊凯笑笑,朴实亲切,“台湾没有一点点啦,只有50岚。”


张一山看不过去,拿起外卖送的米饭往一边的小厨房走,扭头对刘昊然说:“我给你炒个饭吧,放点盐没事吧?”


他难得良心发现一次但却跟齐天大圣登三宝殿一样令人不安,刘昊然耳朵咻地支棱起来,警惕道:“你是要放盐不是放砒霜?”


张一山面无表情地拧开火把饭往锅里倒,“不,其实我放的是见血封喉,完了你就可以直接去修仙了。”


刘昊然活过来了,他走过去在空出的椅子上坐下,腿架在旁边吴磊的椅子角上,鞋底十分无耻地踩着后者的裤子,他抻个姿势不那么正确的懒腰,说:“行啊哥,等我得道了我们就一块儿去春江花月夜,散发弄扁舟。”


吴磊低头看自己裤子上被踩出的灰白的印迹,冷笑一声,“我看你是溯洄从之道阻且长,别在水中央扑棱两下就没了。”


张一山的炒饭没有蛋没有葱,只抖了点盐花和三分之一勺的老干妈。








董子健见状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小龙虾,嘬了嘬沾着胡辣油的手指,说:“师弟啊,你这日子过得可真是泰然,真有点盲目灿烂的one on one情怀,这就好比……”


他歪头想了会儿,把烤肉串又往王俊凯面前推了推,笑得贼兮兮的,继续道:“这就好比——他们说,下了深圳机场有两条路,一条往富士康,一条往华为,你选哪条?”


刘昊然塞了一口快淡出鸟的炒饭,看破红尘,“我选择死亡。”





3.


他们吃完夜宵本来准备各回各房各睡各床,后来张一山一拍脑袋说今儿有球赛,吴磊原先准备要走,一听这话后当即像被钉子钉在了原地,然后在王俊凯咬牙切齿的目光里带着一身仆仆风尘飞扑向了对方的床。


还很欢快地翻滚蹦跶了几下。


小青年们年岁相近——这是四舍五入的结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也差不离了——本来也就没那么多考究,一下就横七竖八躺了满房间。








吴磊横在董子健和王俊凯的腿上,掉落在一边的手机正随机播放歌单,听得人很想跟着哼上一句“我好寂寞寂寞~~快来抱抱我~~干柴烈火~~爱情的冲动!!”


吴磊表情复杂地看着随着音律扭动宛如跳加强版老年迪斯科的刘昊然,由衷赞叹道:“您别不是有毛病吧。”


而宝岛人士王先生并没有听过这首欢快的歌曲,便凑过脑袋好奇地问:“这什么歌啊?”


董子健一边拆了袋薯片一边淡然地伸手把王大陆挡到电视屏幕的头给推回去,“中华劲歌曲库里的传统经典金曲。”他倒了把薯片给对方,抬眼一字一句认真道:“而你,还有很多要学习。”


众人顿时肃然起敬。


一帮男孩子看球赛是不会安分的,中戏和北影两大艺术院校再次呈现出不同的研讨交流的角度,你来我往,拳打脚踢,人身攻击,精彩绝伦。


刘昊然一掌推开张牙舞爪的张一山,用胳膊夹着人脑袋,嘴里不屈不挠地喊:“曼联就是比切尔西强!服不服!”


张一山怒:“你给我把我的炒饭吐出来我就服!”


刘昊然笑嘻嘻地,开始将话题从英超引向奇妙的动物世界,“我又不是白额亚马逊鹦鹉,吐你一身就是喜欢你!你当我傻呀!”


张一山开始撸袖子,他的声音并不像赵忠祥老师那样温厚平和,但一样会让人想到热带雨林交配的季节:“谁稀罕要你以身相许了!再说公的鹦鹉才这样呢,谁知道你公的母的?!”


这边为“公母”大打出手,那边吴磊王俊凯还陷在“你丑”“你丑”“你才丑”“你更丑”的无限循环里无法自拔。








董子健不动如山地坐在那,开始拆第二袋薯片,反正这几个人打架就是小猫挠小猫,一点看头都没有。


他对这一场争斗作出如下评价:这些人都该全心全意将打嘴炮的精力投入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搁五十年前就是红日底下一株苗,全村溜着表扬,荣光护体大冬天都冻不坏的那种。


等闹够了刘昊然已经倒在沙发的一角昏昏欲睡,球赛将近结尾但屋里已经没几个还在认真地看了。








吴磊坐在沙发脚那儿有一下没一下地刷微博,突然看到什么好玩的咧嘴笑起来,他拱拱身后的刘昊然道:“哎,这儿有人骂你骂的还挺好玩的,你要不要看看?”






刘昊然还算给面子地睁开一只眼,推了一把吴磊笑骂道:“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啊?我那儿还有一长段编排你的段子要不要给您鉴赏鉴赏?”


吴磊笑哈哈地说:“成啊,鉴赏完了就送郭老师那儿看看有没有改编价值,真成了指不定哪天你我就活在段子里从此名扬全国了呢,人得有点好的奔头不是。”


王俊凯从床上爬起来揉揉眼睛,他不耐烦地踢踢横在沙发上的刘昊然,说:“让让。”后者哼了一声翻了个身,王俊凯抽出被压在底下的剧本,往不远处的桌子上一扔,那里的台灯下乱七八糟地堆着他的作业、他的作品。


王俊凯扔了条毯子给刘昊然,说:“真有一天能名扬全国,我就给你们颁面锦旗,天天扎堆浪费我的大好青春,险也冒过了,活也闯过了,如果最后还那么寡淡,也太不值当了——那样你们得赔我的。”


吴磊打着哈欠,“陪你陪你。”


刘昊然睡的迷迷糊糊的,就听到“寡淡”两个字,一下犹如铁马冰河入梦来,含混不清地喊了一声:“我要辣!”


董子健和张一山正收拾着房间里的残局,听到这一声都笑了,董子健说:“师弟啊,得空我们往云南跑一趟吧,那里保准辣的你乐不思蜀。”


昆明四月,柳絮飞扬,须眉皆绿,百花齐开。桂花酒,酿丸子,烫一壶烈酒,嗦一碗过桥米线,花月正春风。





4.


莫愁前路无知己。









end








评论
热度(195)
  1. 奶泡Nightingale 转载了此文字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