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午夜魔术秀》pwp【完】【TSN/NYSM2】

太辣了吧………………

望北之川:

 @Rin丘丘   @斯迪奥夫曼斯基 上次点梗他俩撩我的。稍微修改了点,就是花朵因为某些原因恐惧xing爱,丹总用轻微的调教和火辣的xing治愈了他。


心理学方面都是瞎几把扯的,纯粹端午节请大家吃肉。好多妹子说想看巨深巨痛,丹总应该感谢你们,为了这姿势硬生生给他加了一发。


图片像素不清晰问题已经解决(你们相信吗,肉长得一张图放不下,所以像素糊了,只能分两段)


如果图链是一张图,请重新刷新!应该是两个链接!


如果图链是一张图,请重新刷新!应该是两个链接


如果图链是一张图,请重新刷新!应该是两链接




《午夜魔术秀》




“今晚八点,滨海湾5001见。”


 


这是Eduardo今天早上收到的一封短信。


来自未知的一串号码,署名是“D”。


这大概就是他的心理咨询师Dr.Chan所介绍的那位行为治疗专家Mr.D。


Eduardo有点尴尬地看着短信附送的地址和房间号码。


这是新加坡最豪华的会所顶楼。


他在商业交际应酬时去过,当然知道里面有多么暧昧,即使以美国或者巴西的开放来看,会所里的所有也足够称得上声色犬马。


Eduardo看到短信的第一眼就读懂了里面的含意。


所以这不像行为治疗,倒像是约炮?Eduardo盯着“5001”的房间号苦恼起来。


5001——那是顶楼唯一一间套房,配套游泳池,能俯瞰整个城市最繁华的夜景。


这不像是治疗师见他的客户,更像是富豪在猎艳,用昂贵的套房炫耀自己的资产实力,等女孩儿们自己贴上来。


这种人Eduardo见得太多了——在他这个阶层中,多的是游走在性爱和享受边缘的人。


不过这次体验倒是很新鲜,他第一次成为“对象”——托了他的身世和资产的福,暂时还没有追求者敢在他面前炫耀这些。


 


Eduardo自从移民新加坡后,一直在Dr.Chan那里进行定期的心理咨询。


因为在经历了一场残忍的背叛和剑拔弩张的诉讼后,他很难再次像以前一样敞开自己去进入一段亲密关系中。


Dr.Chan是个非常优秀的心理咨询师,他一直在引导Eduardo重新建立人际关系中对信任的理解。


心理咨询一直进展得非常顺利——Eduardo是一位很配合的求助者,他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随着定居新加坡的时间越来越长,Eduardo远离了美国的是非,在Dr.Chan的帮助下逐渐恢复,而新的生活也渐渐上了正轨,工作也如鱼得水越来越顺利。


所有的一切看似都在好转,直到Dr.Chan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Eduardo对亲密关系依然心存芥蒂——他没有安全感,没法进入一段新的关系中。


不,更正。Eduardo可以和女性约会交往,但是他不愿意进入性的阶段。


 


一个优秀的心理咨询师最重要的优点是,他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以及做不到什么。Dr.Chan和Eduardo进行了两次深入的交谈后,就为Eduardo介绍了这方面的专家。


Mr.D。


Eduardo有些犹豫。


事实上,他并没有那么迫切的需要去解决这个问题,即使Dr.Chan跟他说过这个问题有多严重。


他只是丧失了和别人做IIlII爱的主动欲IIlII望而已。


但他很健康,那方面也没有任何问题,他可以自己解决某些需要,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单身状态很好,他没有去改变的想法。


但是犹豫了一下,Eduardo在良好的教养下还是决定赴约见一见这位Mr.D,这至少和Dr.Chan也能有个交代。


不过在看到对方发来的短信后,Eduardo就后悔了。


 


不过后悔归后悔,作为一名绅士,确定下的会面是不能爽约的——该死的绅士礼仪。


所以晚上八点的时候Eduardo准时站在了滨海湾5001门前。


他有点忐忑地敲了敲门。


很快,门开了。


“Mark?!”Eduardo震惊地看着来人。


“Daniel。”穿着西装,跟Mark Zuckerberg——Facebook的CE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人,微笑着朝Eduardo伸出手。


“你是我的治疗师?”Eduardo不敢置信地问。


Daniel笑着不说话,站在门侧,始终维持着“请”手势。


Eduardo吃惊地看着他,这个男人拥有跟Mark一模一样的轮廓,从钴蓝的眼睛到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尖锐的下颚,完全就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那样。


可他不是Mark。


当他微笑起来时,Eduardo就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Daniel真的一点都不像行为治疗师,他更像那种随时散发荷尔蒙的万人迷。


这他妈看上去简直像是Mark Zuckerberg和Sean Parker的合体——Mark的脸,Sean的轻浮。


Fuxx,Eduardo在心里咒骂了一句,并自动消音,从看到他第一眼,Eduardo就把Daniel列入史诗级的灾难的范畴。


 


“我更倾向作为你的追求者。”


当Eduardo走进套房后,Daniel在他身后这么笑着回答。


“我可以是很多角色,治疗师、朋友、追求者,甚至是一个完美的Lover,看你需要什么。”


Eduardo打量着已经精心布置好的套房,完全是他喜欢的那种低调的端庄风格。桌子上摆上了精致的菜肴。


菜肴显然刚摆上,还泛着诱人的热气。


显然Daniel很相信他会准点赴约。


对了,还有旁边那瓶酒,至少几千美金。


“我可不是姑娘。”Eduardo挑了挑眉。


Daniel的样子天然就让Eduardo戒备,他话里带刺,平时的温和礼貌去了一半,露出他小少爷那种任性的尖锐。


他回头,微微昂起下颚,讽刺道:“还是你一点功课都没做,以为你的患者是个姑娘?”


“你不是患者,你需要的也不是一个治疗师。”Daniel不太在意他辛辣的讽刺。


“另外,你很快就会知道我在你身上到底做了多少功课。”


他笑了笑,为Eduardo拉开椅子,“还没吃饭吧?”


Eduardo脸上带着点刻意的傲慢,用他那双棕色的、明亮的眼睛暼了Daniel一眼,终于落座。


 


Daniel在他身上做了很多功课,Eduardo在尝到桌子上的料理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在新加坡这么低调,也很少在饭局里表现出自己的喜好,Daniel能把他的口味摸得这么精准,确实令Eduardo感到一丝震惊。


他来见Daniel的目的之一,是拒绝接受行为治疗,但是Daniel和他的谈话一直没有涉及关于治疗的事情。


他们谈的是时事、经济,甚至是气象和数学。


除去模样这个问题,Daniel是个非常幽默且有魅力的男人。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追求者,那简直可以说是为Eduardo量身定做的人了。


 


吃过饭后,Daniel请来侍应撤走了饭桌。


Eduardo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侍应进进出出的忙活,没一会儿就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了。


他喝了很多酒,后劲有点大,特别是他来之前因为开会,中午只简单地吃了一份沙拉。


酒是好酒,但是大半瓶还不至于把Eduardo灌醉。


他只是人有点飘忽,就像整个人要陷进柔软的沙发里那样。


Daniel坐到Eduardo身边,他伸手理了理Eduardo的头发,“还满意吗?”


Eduardo的手搭在沙发的靠背上,脸轻轻搁在自己手臂上,抬眼看Daniel。


 


“你现在又是以什么角色来问我?”他爱理不理地敷衍着Daniel。


Eduardo的脸在男性里可以说是有点小,因此显得他的眼睛特别大特别鲜活,像某些不谙世事的、对一切充满好奇的幼崽。


大概因为有点醉意的缘故,他慵懒极了。


Eduardo现在不愿意讨好谁,而且看到Daniel那张脸,就忍不住把性格里一些倔强和尖锐的地方袒露出来,去刺一刺Daniel。


 


“神奇的魔术师?”Daniel笑了。


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枚硬币。


“嗯?”Eduardo半眯着眼看着他的手心,嘴边带点嘲讽的笑容,等着看他能玩出什么“了不起”的花样。


Daniel晃了晃手,手心里的几枚硬币就变成了红玫瑰花瓣。


Eduardo像只不爱搭理人的猫,赏脸似地敷衍笑了笑。


Daniel含笑看了他一眼,又晃了晃手,一支鲜艳欲滴的玫瑰被他掂在手上。


Eduardo注意到他的手真漂亮,骨节分明,手势优雅。


他不禁想象这双手用这样优雅的姿势在人的身IIlII体上游走的感觉。


Eduardo呼吸一紧,赶紧停止自己的性IIlII幻想。


他感到有点无措,因为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对谁有过性IIlII幻想了。


“你把玫瑰藏在哪里?”Eduardo问他,“魔术师都随身带着红玫瑰吗?”


“我把它藏在心里。”


Daniel拉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如果你想要,我可以送你更多的红玫瑰。”


他把玫瑰轻巧地插进Eduardo西装的前襟。


 


空气变得有点灼热,Eduardo的笑容渐渐敛了起来。


Daniel打了个响指。


玫瑰的一片花瓣就落下了。


它轻轻地浮飘着,最后无声地落在Eduardo的西装下摆。


Daniel伸手摸过那片花瓣,将它拂到地上,却没有收回自己的手,转而轻轻搂住Eduardo的腰。


Eduardo没有说话,任由Daniel把自己往他身边揽。


他直勾勾地看着Daniel,呼吸沉重起来,却被刻意地压制住了。


魔术师慢慢凑过去,亲吻这位来自巴西的小少爷。




然后戳连接:


丹总的魔术秀1


丹总的魔术秀2




次日,Dr.Chan联系他,问他去哪里了,Mr.D等了他一个晚上都没见到人。


Eduardo吃了一惊,他不得不对Dr.Chan道歉,并带着一丝忐忑和莫名的期待,亲自见一见那位Mr.D赔礼道歉。


然后,果然如他所想,Mr.D并不是Daniel。


Mr.D是一位彬彬有礼的宽容的心理医师。


他面貌非常普通,没有Daniel锐利的轮廓,也没有Daniel带有魔力的语言。


Eduardo当然知道那个晚上只是一次经历奇特的一夜情,他对心理学没有深入的研究,但是总该知道性行为治疗绝对不是性IIlII交。


Daniel就像凭空出现在Eduardo的那个晚上,像……


对,像魔术师的一场神秘的午夜魔术。


他邀请Eduardo进行了一场盛大又绚丽的魔术,然后又再次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三个月后。


Eduardo的助理Linda在Eduardo的桌子上放下一张演出票。


“这是什么?”Eduardo笑着问。


“四骑士的演出!”Linda说,“我好不容易才抢到的票,可是我男朋友要来新加坡,我想了想,男神和男朋友,我还是选择男朋友吧!毕竟我又嫁不了男神……”


东方小美女烦恼地纠结着,“boss,我把票给你好不好?真的,四骑士的演出太热门了!好不容易抢来的票不要浪费嘛!你不知道,他们的Leader多帅!天啊,想到Mr.Atlas我都要腿软!”


Eduardo被她逗笑。


他架不住Linda的热情,只好看了看日程,那天确实空着就收下了票。


尽管他对魔术表演没有任何兴趣,票也是Linda硬塞给他的,但是Eduardo还是非常绅士地送了Linda一条丝巾作为回礼。


Eduardo收到票后就放进了抽屉,因为一场表演还不至于让他浪费时间先做点了解。


 


一个月后,在表演当晚,Eduardo来到会场。


尽管四骑士在新加坡的表演并没有经过宣传——Linda说是他们的低调风格——这也不意外为什么Eduardo完全不知道这个据说是21世纪最神奇的魔术团,可是即使这样,表演会场还是人满为患,一票难求。


然后他看到了四骑士的巨大广告横幅。


那上面有Eduardo这四个月里闭上眼睛就能在脑海里浮现的脸。


 


J.Daniel Atlas


 


下面的介绍是:


本世纪最伟大、最浪漫的魔术师。


 


Eduardo感觉手心沁出汗。


他怔愣地看着Daniel的脸——他真的是魔术师。


 


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身边的人来人往都像是水彩涂抹的笔迹。


偌大的城市,只剩下Eduardo和他面前那张巨大的广告板。


直到有人撞了他一下,Eduardo才回过神。


“抱歉抱歉。”那个女孩子对他说。


Eduardo笑着摇头表示没关系。


一种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兴奋的期待让他对接下来的一切缺乏真实感。


Eduardo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会场的。


当他落座后,Eduardo发现自己西装前襟被插进一张塔罗牌。


是Lover的牌。


 


Eduardo慢慢取下塔罗牌,他开始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当他翻转塔罗牌的背面,发现上面写了一句话:


 


我亲爱的小王子:


结束后来找我,滨海湾5001。


 


落款:


你永远的骑士 J·Daniel Atlas


 


 


这时,“啪”的一声会场的灯光全熄了,Eduardo的世界陷入黑暗。


十秒后,亮起的耀眼灯光将整个舞台照得光亮辉煌。


当所有聚光灯全部指向华丽的舞台中央时,穿着笔挺的高定西装的魔术师率先出场,他的视线穿过重重人群,看向Eduardo所在的方向。


 


“Welcome ——”Daniel在灯光的焦点、世界的中心,风度翩翩地张开手臂。


“to the show.”他如此宣布。


 




评论
热度(974)

© Little love songs | Powered by LOFTER